hnlich提示您:看后求收藏(58小说网www.almhuette.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乔洛的后臀形状优美,质感细腻,在灯光下隐约透着一股莹莹的白。如果手指轻轻用力,还能够感受到皮下因锻炼而形成的臀部肌群,在让后臀线条变得更加流畅、臀肉更加紧致有手感的同时,却又没有破坏那种柔弱可欺的感觉,是一种恰到好处的美。

而且乔洛体质特殊,一点小磕碰都会皮下出血,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大片大片可怖的淤青,且久不消散。纵横交错的青紫痕迹对于一个s来说,无疑是极致的诱惑,轻易的就能勾起内心的恻隐和施虐欲,让人想轻柔安抚,却使人更乐意将其狠狠撕碎,再覆盖上新的烙印以宣誓主权。

苏年华将手覆在乔洛的后臀上,与其完全贴合的手心来回转动,就像在做推拿一样。但随着力道逐渐增大,乔洛原本白皙的皮肤已然变成了淡粉色,被揉搓的那一块肌肤也从微冷变得温热,这种灼热之感让他漂亮到有些秀气的脸庞都染上了羞恼的神色。

“洛洛的屁股肉很软和,我很喜欢。”苏年华以一种极为认真诚恳的语调感慨道,独特的声线为这句话增添了不少可信度,连亵玩捻磨佳人美臀这种事情都做得赏心悦目。

乔洛是个脸皮薄的人,在听到心上人直白的夸赞后却忍住内心羞耻轻轻晃了晃屁股肉以示回应。对于苏年华的任何言语动作,命令指示,他都视若神谕,然后便以虔诚而笃定的心态去贯彻落实。

如果二人是建立了稳定而坚固的亲密关系的爱侣,乔洛这种倾情奉献的心态加之苏年华的成熟稳重体贴包容,定能成就一对令人艳羡的佳偶。

但他们只是基于金钱交易而短暂聚欢的床伴,甚至于扯下遮羞布后,连炮友都算不上,只是金主和他娇养的雀儿罢了。没有人与人的情感联结,只有人与物的关系羁绊。

话虽逆耳难听,却又是事实。每每想到这些,乔洛都深察自己的可怜可悲可叹,但他对此却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沉入这不知是甜是苦的泥潭。

当然了,深谙苏年华本性的他并未露出任何不满与留恋,在欢爱过程中,除了偶尔流露出些许因年纪尚且轻浅而未来得及褪去的羞涩不安以外,竟是适应良好。

想必只有他自己知道,看似波澜不惊的他,内心早已波涛汹涌,满腔深情时刻叫嚣着冲破桎梏。

他在这座别墅做着天方夜谭无人搭理的绮丽美梦,将苏年华的一言一行都附上美好寓意再化作胶片在脑海中来回放映,却又时常在午夜梦回之时惊醒,然后便在冰凉的被窝中抱着苏年华留下的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十八禁淫乱世界

十八禁淫乱世界

顾枝枝
淫乱世界没有秩序,一切为了性 排,重口味文,多篇章。 一:便器学院(肉便器培训,性处理委员,喝尿,体内射尿,开发全身的洞,放在路边做垃圾桶,公共厕所,被拍卖行出售) 二:淫乱偶像(粉丝见面会集体轮奸直播) 三:av女优(淫乱世界的av女优拍摄各种重口味av日常,异种奸,产卵,巨物扩张,彻底玩坏了) 四:家具工厂(不合格品会被废物利用做成家具出售,被物化) 五:母畜牧场(喜欢生产py的人自愿前往母畜
高辣 连载 1万字
江上雨朦胧

江上雨朦胧

匆匆勿言
一个女生从校园到社会被各种女人开车的故事。
高辣 连载 5万字
你愿意穿上这条透明的jk吗?

你愿意穿上这条透明的jk吗?

拖拖拉机拉火箭
顾循上课第一天,就看上了讲台上那个金丝眼镜西装革履的历史系教授。 他最近在网上淘到一条透明的塑料jk,他脑子里幻想了足足两节课,觉得那裙子穿在他身上肯定会很好看,毕竟他的西装裤那么紧,给他勒得腿长屁股翘的。 这屁股不用来撑裙子真是可惜了,这屁股不拿来掌掴真是可惜了,这屁股不拿来往死里干,真是太可惜了…… 心机狼狗不要脸攻x高岭之花历史叫兽受 正文免费,番外收费(番外里我要让我顾大儿爽飞天,把叫兽往
高辣 连载 1万字
Angelababy的淫荡婚礼

Angelababy的淫荡婚礼

我是妖狼
明星奇闻
高辣 连载 1万字
女友故事凌辱同人

女友故事凌辱同人

ABCaaaaaa
“轰隆”,黎明前一声响亮的雷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窗外传来点点滴滴的雨声。我睁开了眼睛,我扭头一看身边的人儿,半露着双肩,白皙的手臂暴露被子外边。狭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樑随着呼吸律动着,看着小慧那混血儿完美的脸蛋,听着从熟睡中发出的嘤咛,在这静谧的房间里,彷佛天籁一般,满满的爱意从心里升起来。 我掀开被子起来,站在自家二楼的阳台,缓缓的吸着烟。遥望着天际那微微泛起的鱼肚白,就如前段时间的灰霾正在渐渐散
高辣 连载 6万字
我是师尊的狗/恶犬

我是师尊的狗/恶犬

没有名字的大叔
清冷霉人攻x狗狗傻逼受 我梦到师尊被我上了,梦里的我很凶,师尊哭的很惨,我扯着他的头发,骑着他驰骋,师尊哭的好可怜,可是我很爽,醒来还是很爽,爽到我尿床了,一个人起夜洗裤子,鸡鸡还是硬的。 这样的梦做了好久,反反复复地做,我觉得师尊一定是我命中注定的老婆,虽然我当时喜欢的是师妹,虽然我才16岁,师尊如果想,能用他的下巴戳穿我的天灵盖,但他不会这么做,因为太费劲了,他一只手就能捏碎我的脖子。 但很奇
高辣 连载 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