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角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58小说网www.almhuette.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03 雷霆之堕:健美高傲神王密林性转受辱(兽人、哥布林)

“哞——”

一只身形强健的公牛温顺地眨着眼睛,载着身上的少年,依照他的指示向密林进发。

被美丽黑色皮毛覆盖住的虬结肌肉显示出公牛无与伦比的力量,纯白无瑕的两只牛角在太阳下熠熠闪光,这毫无疑问不是普通的牲畜,此时却心甘情愿地被人骑乘,任由美少年的手指抚过自己的身体,静静地感受着少年柔软的身体与自己相贴的触感。

这只神性的公牛即是众神之王宙斯的化身,他不知道背上这名少年的名字,但他知道他和自己那不幸化为水瓶的唯一男宠——加尼米德如此相像。宙斯那善妒妻子的妒火永远夺去了他挚爱的少年,他的心一度为此死去。

而不久前,一位与加尼米德几乎一模一样的少年出现在了宙斯的眼前,他不得不想这是否是某种命运的巧合。

宙斯还记得他和他的加尼米德相遇时,他化成的鹰直接将那个一见钟情的少年掳回了神宫与他结合,这是他炙热爱火的证明。尽管在交欢过后接受了自己,但加尼米德一开始确实是吓坏了。这一次,宙斯选择化为公牛来接近这位美少年,以期获得再一次让人心醉神迷的爱情。

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他这次会做的更隐蔽。背上的美少年想要去不远处的密林,这正合宙斯的意思。他的胯下早已蠢蠢欲动,硕大的阴茎直挺挺地立在两腿之间,只是从少年的角度无法看到而已。

宙斯的脚程很快,没过一会儿就踏入了密林,一人一牛走走停停,继续来到了深处。

“就在这儿停下吧。”

从花瓣一样的嘴唇里吐出轻柔的话语,少年从宙斯的背上下来,转头笑吟吟地看着眼前的公牛,只披着薄纱的身体处处透露着风情。

“哞——”时机到了。

昂起牛头,心痒难耐的宙斯变回真身,刚想上前将少年扑倒在柔软的草地上,一阵无力感就突然蔓延向四肢,宙斯光裸的健美身躯随即倒在了地上,刚变出来的雷霆也从手中滑落,被一旁的美少年拿了起来。

“你想做什么!”意识到自己被人暗算,宙斯努力撑起上半身,对把玩着雷霆的少年怒目而视。因为他的动作,上半身形状完美的肌肉有力地聚合在一起,勾勒出流畅的线条。

湛蓝色的眼睛里透出慑人的雷光,这就是众神之王的威严,这一刻的宙斯终于从美色中醒来。

“为了报仇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乖牛

乖牛

蜜桃乳茶
你想进来看什么? 我知道你想进来看什么。 我见过的腌臜心思比你吃过的盐还多,这里没有你想要看的,只有两个傻逼的故事。 两个没文化的傻逼在一起发生的屁事。 什么? 你还想看? 那就跟你说一下。 一个傻逼是我,另一个傻逼叫谢宇,是我的乖牛。 我不爱谢宇,因为他是男的。 男的怎么能爱男的呢? 所以,我爱的是我的乖牛。
高辣 连载 0万字
直不起,弯不了

直不起,弯不了

兴风作浪
勃起困难/霸道总裁/温柔腹黑攻vs偶像明星/双性大男孩/阳光健气受 攻勃起困难,不是不行,但是很难。受是双性,但是阳光男孩。 治疗前:老板行不行啊,你要是再不硬我睡了,挺困的。 治疗后:我靠?不是勃起障碍吗?怎么成持续性冲动了!!啊啊啊我要睡觉! 互相救赎,彼此治愈。 >
高辣 连载 12万字
重生后缠上了还是高中生的老公

重生后缠上了还是高中生的老公

江水为竭
徐槿有一个完美的老公,温柔帅气又多金,但是很可惜,他的完美老公英年早逝了。 失去爱人的徐槿魂不守舍,在过马路时被疾驰而来的车撞死,闭上了眼睛。 再一睁眼,徐槿重生到了高三那年。 这一次,他要早早地遇见他的爱人,钟鸣。 当徐槿转学去了钟鸣的学校后,他觉得这个世界可能出了点差错。 他老公,温柔帅气又多金,这个抽烟喝酒又烫头,居然还敢凶他的憨批怎么可能是他的老公! —— 钟鸣是个很不堪的人,家长眼里的
高辣 连载 2万字
的教育公司

的教育公司

佛玲无泪
本文以教育公司为背景,记述了教育公司内的y1uan,本文属於高的文章,由——老公不要了所分支出来的一部小説,希望大家喜欢,评论收藏或订閲,谢谢!
高辣 连载 1万字
灌顶【双】

灌顶【双】

柔蔓与之并
各种短篇肉合集 主角:卫长生(攻)x聂凌霄(受) 颜射/嫂子中出/轮奸/产乳/生子/大奶or平胸/ 《灌顶》《寡嫂的诱惑》《上钟》《小妈/伪母子》 【本篇不作商业用途,不会入v,仅供娱乐】
高辣 连载 1万字
脚底的恶狗【男S女M】

脚底的恶狗【男S女M】

金崽
帝国二皇子程侧郢是个顶级alpha,他的信息素是位列1号的天山雪莲,是种连alpha都妄想觊觎一口的味道。 包括那个敌国的俘虏。 但爱上敌国的主人,这是大忌。 所以程侧郢把脚踩在礼越脸上羞辱的时候,即便她渴望着脸上的力度慢慢加大,却只能恶狠狠地极力反抗。 “殿下,您缺我这条狗?” —— “奴隶,你向信息素妥协的样子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礼越从他脚下抬头,嘴硬道:“能取悦到殿下,那可真是荣幸之至。”
高辣 连载 0万字